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深讀

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

穿越火线战队名字:特朗普放大招美國大幅減稅 中國如何應對

2017-12-04 08:17 來源: 俠客島
調整字體

穿越火线火麒麟 www.eurmq.icu   俠客島訊 上任一年,特朗普終于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。

  當地時間12月3日凌晨,在各方的持久博弈中,參議院以51票贊成、49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了共和黨長達500余頁的稅改方案。

  在美國的輿論界看來,這不僅意味著特朗普和共和黨的重大勝利,更是30多年以來對美國稅法最大的一次調整。根據最新通過的稅改法案,美國的公司稅率將從35%下調為20%,個人所得稅也會有不同檔級的下調。

  美國,世界第一大經濟體,全球資本市場的核心腹地,它的大幅度財稅改革,無疑將對世界經濟產生極大的外溢影響。

  政策

  美國的稅改,最直接的影響主體,當然是美國經濟。

  大家都知道,現階段,國家進行宏觀調控的手段主要有兩個:一是財政政策,通過增加/減少稅收來影響市場里的現金量,以此抑制經濟過熱或刺激經濟發展;二是貨幣政策,主要是各國的中央銀行通過提高/降低本國貨幣的匯率,影響企業等的生產成本,從而調節其經濟活動熱度。

  而在日本、歐洲等國長期的零利率甚至負利率的貨幣政策,依然難以刺激經濟發展的情況下,美國此次的財稅改革,則被寄予厚望。

  最直接的理解,稅負的減少,也就意味著居民可支配收入和企業生產經營成本的下降,這無疑會刺激居民消費,同時增加企業利潤,促進企業再投資,增強經濟活力。

  美國的稅收基金就估計,這一計劃將令美國國內實際生產總值增加逾9%,實際薪酬增加8%,此外還能創造至少200萬份新的永久的全職工作。特朗普則更是豪言壯語:“這是今年給所有美國人的圣誕大禮!要平均給每個美國家庭每年省稅1182美元!”

  當然,稅制改革,十分復雜,非三言兩語可以說清。總得來看,美國這次稅改有這么幾大看點:

  首先,“屬人制”改成了“屬地制”,就是說只要在海外已經繳稅,美國企業轉回本國就不用再繳。此舉被廣泛認為會刺激美國企業利潤的回流。

  此外,稅率等級得到極大簡化,多個稅收被取消,包括遺產稅、替代性最低稅ATM等。同樣能夠鼓勵更多的經濟活動。

  但同時,包括美國部分議員在內的一些聲音也認為,減稅將會給美國政府帶來巨大的財政赤字。此前,據獨立稅收政策中心估算,眾議院版本的稅改議案將在未來十年內為美國增加1.3萬億美元的赤字。在美國政府能否承受這一點上,仍在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。

  不過,這些都只是部分人士的判斷,圍繞這些判斷,同樣存在很多爭議。事實上,目前的版本也并非最終版本,參議院通過的法案與上個月眾議院所通過法案間,仍有一定的區別。未來具體會有哪些變化,什么時候實施,尚需等待。

   影響

  很重要的一點是,隨著世界經濟全球化進程不斷加速,已經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獨立于其他國家的經濟活動,一國的財政貨幣政策也將對他國經濟產生深遠影響。對于美國這樣一個擁有高度開放的金融市場和強貨幣的國家來說,其影響更甚。

 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擁有高達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,對經貿依賴程度很高的國家,中國,無疑美國這波稅改外溢影響范圍中,是最受關注的國家之一。

  著名經濟學家、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認為,從理論上來說,美國的稅改政策對中國的影響主要是兩方面,一是資本流動沖擊,二是貨幣政策帶來的后續影響。

  首先,根據其最新的稅改方案,美國的企業所得稅將從35%下調至20%,這也就意味著企業的經營壓力將大幅下降,這就在很大程度上,驅使美國在海外的留存利潤大規?;氐焦?,刺激美國企業撤離中國市場。對我國的國際收支、外匯儲備、人民幣匯率都會產生較大的潛在沖擊。

  其次,必須要指出的是,美國的減稅政策,是基于美國“加息+縮表”的財政政策基礎之上的,這一套組合拳打出,無疑會影響其他國家的基礎貨幣投放。怎么理解?所謂加息,就是提高美元匯率,美元升值,那么人民幣就變相貶值了嘛。縮表原理也相似,就是美聯儲要收回市場上過多的美元,總而言之,讓原本就非常強勢的美元變得更強,客觀上也對人民幣造成了貶值壓力。

  一般來說,這種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“雙殺”,會對別國產生一定“緊縮”的作用。而這種雙倍的緊縮,不僅對初級產品(未經加工的原始產品)的行情,造成很大的下行壓力,更會進一步帶來資本外逃壓力,對國際收支、外匯儲備產生很大的沖擊。

  對于這一波沖擊,我們不得不保持警惕。

  聯想

  說到這里,大家心里一定跳出了一個聯想: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,美國主導下的“廣場協議”(Plaza Accord),一個被很多人認為是導致了日本經濟一蹶不振幾十年的驚天陰謀。

    什么協議能如傳說中這么厲害?

  這得說回1980年代的美國,當時美國面臨了美元匯率過高、對外貿易赤字和政府財政赤字不斷擴大的?;?,貿易赤字一度占到了GDP的3.6%,經濟極度不健康。而彼時的日本呢?于1985年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,其制造的產品充斥全球,資本瘋狂擴張。

  于是,為了提振出口,美國國內出現了一種聲音,用行政手段降低美元匯率,拯救美國的出口。事情進展地超乎想象地順利,1985年,美國、日本、前聯邦德國、法國、英國五國財長齊聚紐約廣場飯店,達成了“日元與馬克大幅升值挽回被過分高估的美元價格”的協議。

  此后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歷史了,日元大幅升值,1985年一季度至1988年一季度,升值54%,然后巨大的經濟泡沫被刺破,日本經濟陷入了長達幾十年的停滯,也就是經濟學教材中著名的“lost decades”。

  那么,日本的案例跟今天的中國,有沒有可比性呢?這一次,美國稅改消息一出,就有很多人開始哀嚎出“冬天來了,資本荒來了,好日子到頭了”,事實真的如此嗎?

 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世界上最重要的產品輸出國,中國的外匯儲備已躍居世界第一,人民幣面臨很大的升值壓力。這一局面與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的日本極為相似。

  但問題是,這一邏輯合理嗎?

  且不說,在今天愈加自由的市場經濟下,僅憑單一的行政力量就能對別國經濟造成重創,完全不現實。即便是在“廣場協議”的案例中,匯率變動帶來的最大影響,也并非是產品的輸出、輸入,而是資本的流動和與之相應的財富效應。

  因此,將日本“失落的幾十年”完全歸咎于“廣場協議”,在很多經濟學家看來,是很牽強的。將美國一國的財稅政策,單純看做洪水猛獸,也是不對的。

  思考

  我們當然不能小覷美國的稅改政策,但是,情況遠沒有想象中那么糟。

  設想一下,如果美國大幅減稅,進一步拉大與發展中國家的稅務負擔差距,其他國家有沒有可能在資本外逃等一系列壓力下,也被迫做出減稅等其他財稅政策的調整呢?事實上,英國、法國以及其他主要發達國家已推動減稅立法。而如果這一設想真的實現的話,這一輪全球減稅戰無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,消減美國減稅的政策效應。

  另外,很重要的一點,此前我們所作的分析都是基于一般經濟學常理的判斷,而現實中的經濟活動,遠比理論要復雜難以掌握地多。

  從美國國內來看,美國減稅真的將百分百推動跨國企業回流嗎?不盡然。稅率僅僅是影響企業投資的因素之一,其他包括宏觀政策、商業環境、人才條件等,都會產生很大的影響。

  而在梅新育看來,單一的財稅政策,也很難提振美國經濟,還需要跟接下來的福利等一系列社會改革結合起來,才能發揮最好的作用。這一點,自然也是跨國資本需要審慎考慮的。

  梅新育指出,很重要的一點是,“從特朗普訪華稱中國的政體適合中國人民,到近期一系列的動作來看,他偏向于減少對外部世界的干預,專注于本國經濟改革,激勵生產勞動……這個構想對中國乃至外部世界來說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”,中美不是敵人,美國專注于國內經濟發展,提振其經濟,對我國也不是壞事。

  在梅新育看來,當下的中國最應該做的,還是專注自己的一系列改革,不要被外界的動作亂了陣腳。美國的稅改或許對我國有一定的沖擊壓力,但這同樣可以轉化為改革的契機。

  當下中國的財稅依然存在一些潛伏性問題,比如稅率較高,轉移支付和減免太多等。如果能以此為契機,對減免項目、轉移支付優惠進行一定程度的壓縮,減少不必要的財政支出,同時降低稅率,那么中國的財政改革也將迎來廣闊的空間。

  在這一過程中,專注自己腳下,拓寬稅基,贏得更加公平、安全和可持續的財稅政策,重振國家和社會的經濟活動,才是當下的中國,最該堅持的思路。

  文/俠客島 火山大貍子

  責編:朱曦東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